|
|
|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国内 >

广东茂名公职人员拖欠村民租金工资90余万元

2013-04-02 09:08  来源:南方网-南方农村报   进入论坛评论
信宜市镇隆镇大水坡村村民遭拖欠租金工资90余万元,在镇隆镇司法所的见证下,徐某堂与大水坡村委会签订的支款协议。
信宜市镇隆镇大水坡村村民遭拖欠租金工资90余万元,在镇隆镇司法所的见证下,徐某堂与大水坡村委会签订的支款协议。
茂名市农业环境保护监测站在当地媒体发的声明,茂名市农业环境保护监测站已向上级请示辞退涉事者
茂名市农业环境保护监测站在当地媒体发的声明,茂名市农业环境保护监测站已向上级请示辞退涉事者
村民的联名请求信
村民的联名请求信

南方农村报讯 “看样子我们的租金和工资是没着落了。”3月31日,广东茂名信宜市镇隆镇大水坡村村民李俊伟(化名)说。

去年初,大水坡村将全部600亩水田出租给茂名市农业环境保护监测站工作人员徐建堂用作制种。然而,在制了一造后,徐建堂便不见人影。直到现在,村民也没有拿到租金和工资。更让很多村民无所适从的是,眼瞅又到了春耕季节,但他们与徐建堂之间的租田合同还没到期。“自行耕种属违约,不耕种的话,看着上好的水田抛荒又心疼。”村民说。

地租高打动村民

大水坡村村委会副主任张大耀回忆,去年年初的一天,一位自称是种子公司老板的人找到他,称要租用该村耕地用来制种,租金为每年每亩三号谷900斤。

张大耀随后向大水坡村支书兼村委会主任梁崇敏做了汇报。经了解,梁崇敏等得知,有意承租该村土地制种的人名叫徐建堂,是茂名市农业环境保护监测站工作人员,听说有多年制种经验。

梁崇敏称,经多次召开村民小组长会议,村里决定将全村耕地都租给徐建堂制种,“每次开会,徐建堂都给与会者50元做误工费,看起来很大方。”

2012年1月,大水坡村委会与徐建堂签订了一份租田合同。合同规定:将全村约600亩水田出租给徐建堂,租金为每年每亩三号谷900斤(折现按当年当地国家粮食保护价计),在每造收割前支付给农民,租期两年。

梁崇敏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,相比而言,徐建堂开出的价格不低,“邻村租给人家种菜,每年每亩租金只有650斤三号谷。”他说,有村民甚至把以前抛荒的田地重新整理出来租给徐建堂,还有的村民将土质较好的水田出租,留下较差的“山坑田”自己种。

逾半年旷工不归

合同签订后,徐建堂的制种项目如期启动。其间,徐建堂还雇佣一些村民做工,工资先记账。

然而,村民逐渐发现,徐建堂很少到村里来。梁崇敏说,徐建堂虽派一名技术人员长住大水坡村,但外省工人对这名技术人员的管理并不配合,“秧苗长势并不好,有些稻穗只有几粒谷。”

按照梁崇敏的说法,一造下来,总产量只有197担谷(1担合100斤),以实际耕种面积320亩计算,亩产约为60斤,而正常亩产应为350斤左右。

村民开始担心徐建堂能否按期支付租金和工资。水稻收割前后,村干部等多次催促徐建堂支付租金和工资,但徐每次都以各种理由搪塞。其后,村民干脆将收来的197担谷种扣留在村委会。“但这些谷种即使卖了,也远不够抵土地租金和村民工资。”村民说。

2012年9月15日,在镇隆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和镇司法所的见证下,大水坡村委会与徐建堂签订了一份协议,约定当年9月30日前,徐建堂先支付2012年上半年土地租金和工人工资55万元中的30万元给大水坡村委会后,村委会准许徐建堂运走谷种。

然而,上述协议最终成为一纸空文。梁崇敏说,“刚开始,我每天给徐建堂打一次催款电话,到后来一天打几次,每次他都说‘隔几天给’。”随后,梁崇敏找到镇隆镇政府寻求帮助。在一名副镇长的带领下,梁崇敏等找到了徐建堂的家和其所在单位,但均见不到人。

“我们也联系不上他。”茂名市农业环境保护监测站站长李大伟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,梁崇敏要找的徐建堂是该站生态股科员,助理农艺师。

李大伟说,徐建堂2012年9月20日擅自离岗,至今逾半年旷工未归,按照相关规定,应予以辞退。2012年1月,茂名市农业环境保护监测站向茂名市农业局提交了《关于请求辞退徐建堂的请示》。然而,直到3月31日,茂名市农业局也未作出回复。“都请示2个多月了,你(茂名市农业局)都不处理,这是在纵容(徐建堂)。”李大伟说,3月22日,他们又向茂名市农业局递交了一份有关辞退徐建堂的请示。

3月31日,南方农村报记者用不同电话多次拨打徐建堂的手机,嘟地一声响后,便是“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”的提示音。

  村委会提起诉讼

如果算上去年第二造的租金,徐建堂已拖欠地租和村民工资合计90多万元。一些村民开始将矛头指向村委会。梁崇敏说,对于目前出现的局面,村委会虽有一定责任,但“决定与徐建堂签订合同,是村小组长开会一致通过的”。

有村民指责大水坡村委会在没有收取合同中规定徐建堂应给付6万元押金的情况下,便将土地交由其使用。对此,梁崇敏称,“从签合同开始,我就不停地催徐建堂给钱,有一天光电话费就花了一百多块钱。”  

镇隆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副主任杨飞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,他们建议大水坡村通过法律途径,解决与徐建堂的合同纠纷。镇隆镇司法所谭所长则表示,该所目前已为村民推荐了一位律师。

3月31日,梁崇敏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,村委会已于上个月正式起诉徐建堂,“10多天前,镇隆镇法庭一工作人员告知村民,在联系不上徐建堂的情况下,即使村民胜诉,最多也只能将那197担谷子暂时查封。”

李大伟说,2012年初,徐建堂也曾在茂名市茂南区金堂镇承租土地制种,同样未能如期支付地租和工资。遭村民起诉后,徐建堂才支付了大部分工资和土地租金(南方农村报2012年2月23日曾作报道)。在他看来,农民太轻易相信别人,“没有搞清楚对方底细,把全村耕地租给一个人,风险肯定很大。”

编后

土地流转 制度护航

返回顶部 分享到: [编辑:江西大网]
江西大网| 新闻频道 相关新闻>>
江大新闻频道 本地 实用 社会 体育| 江大教育频道 就业 访谈 培训 创业| 江大学生社区 江大家园 江大群组 校园分站 排行榜 查看新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