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|
|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国内 >

专家称要对腐败零容忍:“一分钱”腐败也是腐败

2013-03-26 20:01  来源:检察日报   进入论坛评论

大贪小贪都得打张浩漫画

今年两会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、广东律师朱列玉建议,“贪10万元判十年”可改为“贪10万元判一年”。此语一出,立即引起了极大争议。反腐专家、中央党校政法教研部教授林喆接受媒体采访时,在批评“贪10万元判一年”建议的同时,又提出“受贿罪的标准应定为200元”的建议。

十八大以后,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反腐倡廉高度重视,提出要坚持“老虎”、“苍蝇”一起打。新形势下,对贪腐犯罪的量刑标准应当如何设计?治标和治本,大贪和小贪,在当前抓哪个更为迫切、更为紧要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要在严惩上多动脑筋

“从1997年现行刑法制定以来,我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发生巨大变化,有必要对量刑的数字化标准作出相应调整。”朱列玉代表建议,应根据社会经济发展实际情况,对贪污受贿量刑标准进行修改。

朱列玉的议案分析说,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,已从1997年的5160元增长至2011年的21810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也由2090元增长至6977元,实际分别增长了3.23倍和2.34倍。但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,仍按照1997年刑法的“贪污十万元以上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”的规定量刑。

“1997年刑法规定的‘十万元’基数相当于当时农民年收入的近50倍,相当于城镇居民年收入的近20倍。从购买力角度考虑,现在的‘十万元’大致相当于1997年的‘一万元’。”因此,他建议将刑法中关于个人贪污受贿十万元以上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修改为个人贪污受贿十万元以上的,处一年以上有期徒刑。

朱列玉代表的观点经媒体报道后,立即引来众多网友的质疑。梳理网上的观点不难发现,大部分网友认为应结合新形势给出更为严苛的量刑标准。“惩治力度岂能用反比例!贪污腐败犹如猛虎,一旦放虎归山,回头必狠狠咬你一口!”更有网友这样表示:“对腐败绝不能手软,更不能用经济增长与刑法年限的反比来计算腐败受惩的时间,应该用正比例来算,1997年贪污十万元判十年,到如今经济增长3.23倍,那么贪污10万元就该判至少三十年!看那些还存在侥幸心理者敢越雷池一步!”

林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批评“贪官判刑十年变一年”的建议,同时也提出“受贿罪的标准应定为200元”的建议。

这其实体现了一种观念:货币可能贬值,但对贪腐的惩处力度不能贬值。林喆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反腐必须零容忍,沾腐的钱,一块钱都不应该收!“哪能越来越放宽呢,如果再放宽只判一年有期徒刑,对于腐败你到底是严惩还是宽待?”

“为什么不在严惩上多动脑筋?”她表示,“现在有人在如何赦免贪官,如何从轻惩治贪官上动那么大的脑筋,我觉得很奇怪,而且我不能容忍。”

定罪和量刑不完全是一回事

“‘贪污受贿十万元判处一年有期徒刑’讲的是一个量刑的问题,林喆教授所说的‘受贿罪标准应定为200元’讲的是一个定罪的问题。”对此观点,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罗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,虽然都是就贪污说,但这两个观点单独拿出来说都不够科学。

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,司法机关在给被告人量刑时,除了贪污受贿的金额,还有其他情节要考量。如犯罪情节,被告人的认罪态度、退赃情况,其他立功自首的情节等。“很多因素都是最后量刑需要考虑的依据,不能用一个单独的数据说贪10万元抵一年。”罗猛说。

目前,我国刑法关于贪污贿赂的定罪起点是5000元,受访专家认为,这个标准符合中国当前现状。“现实中,因为每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,各地在具体执行这个标准时会有一个适当的调整。”罗猛表示。

由于我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期,腐败呈高发多发的态势。受访专家指出,起刑点一旦提高,犯罪的成本降低,打击犯罪的力度就会受到影响,相应地就会带来能不能很好地控制犯罪的问题。但是,对“贪腐200元就入罪”的观点,罗猛也表示不赞同:“对腐败我们是要零容忍,但对所有的贪腐行为是不是都要以犯罪予以处罚呢?这个不能一概而论。”

“试想,如果一个人贪污了200元,我们就对他立案侦查起诉,最后还要服刑,这样既浪费司法资源,也不利于诉讼效率的提高。”罗猛表示,对贪腐数额比较小的,还要给他们留出回归社会的路,但是可以适用党纪政纪处理,把他从公务员队伍中清除出去。

在采访中,多位受访专家都表示,犯罪标准的科学合理设计非常关键。它有一个科学的计算标准,不是想高就高、想低就低的。

大贪小贪都是贪

林喆的观点经媒体报道后,很多人发来短信表示支持。林喆告诉记者,有个朋友给她发来短信,这样写道:“支持零容忍!对贪腐官员就该严惩。”

贪污受贿侵犯的是公民的财产权利和整体利益,以及国家工作人员的廉洁、诚信和国家的公信,危害性巨大。“不能因他(贪腐官员)是级别高的大官就放过,也不能因为他(贪腐官员)是没贪多少的小官就不去查处。大贪小贪都是贪官,都要严查。”林喆说。全国人大代表、香港廉政公署前专员罗范淑芬表示,在香港,贪腐100元也好,1元也好,相关部门的人都会对这种不当行为去作出处理。

在实践中,对贪腐零容忍是国际惯例。《联合国反腐败公约》就贯彻了世界各国对腐败的不容忍态度,十分显著地体现了惩治犯罪的严厉性特点。“如在香港,贪污贿赂罪并不以数额为依据,处罚的是行为而不是数额,目的是使每一次恶劣行径都受到法律的惩处。”湖南大学法学院教授聂资鲁表示。

“腐败案件不分大小,对我们国家体制的腐蚀程度、影响都是同样存在的。”聂资鲁向记者表示,“在设计量刑标准时,要贯彻科学发展观,做到量刑平衡、一视同仁;严格依法判处刑罚,决不以罚代刑。但同时可以依法充分适用财产刑,不让职务犯罪分子在经济上占便宜,做到罚当其罪,该重则重,该轻则轻。”

“大案是打击重点,小案也要认真查处。但在司法实践中,这两种犯罪的具体打击方式是有区别的。”罗猛表示,“因为大案要案的级别高、数额大,相对于小贪,影响度要大一些,腐蚀度要大一些,当然要重点打击,加大处罚力度。而一些贪腐金额小的案件有时会作出法律允许范围内的分流,如作出不起诉决定、不作为犯罪处理、从轻判决等。”罗猛表示,这是处理过程中处理方式的改变,并不意味着我们放任了犯罪。

返回顶部 分享到: [编辑:江西大网]
江西大网| 新闻频道 相关新闻>>
江大新闻频道 本地 实用 社会 体育| 江大教育频道 就业 访谈 培训 创业| 江大学生社区 江大家园 江大群组 校园分站 排行榜 查看新帖